首页 > 女频 > 言情 > 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
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

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

主角:暂无

状态:连载 时间:2021-08-17

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
深城首富易瑾离的未婚妻死亡,车祸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狱三年。 她出狱后,却意外招惹上了易瑾离。 她跪在地上求他,“易瑾离,你放过我吧。” 他却笑笑,“阿姐,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你。” 都说易瑾离冷心绝情,可是却把一个坐过牢的环卫工宠上了天。 然而当年的车祸真相,却把她对他所有的爱都摧毁了,她从他身边逃离。多年后的一天,他跪在了她的面前,“依然,只要你回到我身边,怎么样都可以。” 她冷冷凝视着他,“那么你去死。”...
展开全部

第1章

女人身子枯瘦,双手尽是血污,身子被人狠狠地摁在了地上。

“当年的最佳新人律师,现在也不过是一坨烂泥而已。”冰冷而刻薄的声音,响起在了凌依然的头顶。

她拼了命的抬起头,看着眼前这张娇媚的脸,谁能想到,影视圈里的当红明星,在别人眼中犹如清纯白莲一般的女人,却是这般的毒辣。

“郝以梦,为什么?”她颤抖的声音问道。

“你害死了我姐姐,还有脸问为什么?”郝以梦冷笑着道,唇角泛着刺骨的冷意,眼神阴毒至极。

“不是我......我是冤枉的!”她艰涩的说着,不断的摇着头,努力地想要伸直身子,那双黑眸,死死的望着站在郝以梦身边的男人。

那是......她曾经的男朋友!当年曾经说过会保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。

曾经,她的手指不小心被针扎一下,他都要心疼上半天,但是现在,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这样折磨。

“子......子期......”她几乎是用着全部的喊着对方,“求求你......相信我......”

他依然和以前一样,一身的西装革履,只是那双墨色的眸子,望着她的时候,却只剩下了阴霾和冷漠。

“子期,你不会是想要同情这个女人吧,她可是害死了我姐姐的杀人犯!我这么做,只是要让我姐姐瞑目。”

郝以梦亲昵的挽着男人的胳膊,那阴狠的表情在面对着男人的时候,又变成了一种惹人怜惜的楚楚动人。

“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,没必要同情。”萧子期温柔的抚了抚郝以梦那一头精心保养的秀发,“你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好了。”

凌依然猛地瞪大了眼睛!

自作自受?!

呵!

这个曾经把她捧在掌心中的男人,如今对她,却只有一句自作自受而已。

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她猛地挣开了按着她身子的人,挣扎着往前爬,努力的想要去靠近男人。

“子期,我不知道那场车祸......是怎么回事,我那天真的没有醉酒驾驶,是郝梅语的车子......朝着我撞来......”

啪!

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她的手背上,那是彻骨的痛。

可是这些,都及不上凌依然此刻心中的那份剧痛。

她艰难的仰起头,看着用皮鞋踩着她左手的萧子期,怎么也无法置信,他会绝到这种程度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声音就像是被沙子碾过似的,“你有爱过我吗?”

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,就是找了你当我女朋友。”萧子期用着无比冰冷的声音说着。

“子期,把她这双手废了吧,就是她这双手开着车,撞死了我姐姐的。”郝以梦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下一刻,她听到了他说了一声“好!”

————

“啊!”凌依然猛地睁开眼睛,这才发现刚才她又梦到了当年牢里发生的事情。

她低头看着自己已经长满了茧子的手,三年的牢狱之灾,让她的手再也不像当年那样细腻柔滑。

虽然十根手指的指甲已经长出来了,但是她的手,却还是被伤到了。

当年手指骨头被折断,只是靠着骨头的自愈才算是没有彻底废了,但是手指关节看上去却有些扭曲,而且很多精细的动作,她也没办法很好的去完成。

每逢天寒、湿冷的时候,手指更会疼痛。

有时候痛得厉害了,会恨不得要把手剁下来,以摆脱这份疼痛。

当年一场车祸,她被控醉酒驾驶,撞死了郝梅语,郝梅语除了是郝家的大小姐之外,更是在深城一手遮天的易瑾离的未婚妻。

这之后,她众叛亲离,被赶出家门,最后被判入狱三年。

站起身,凌依然拿起了一旁搁着的清扫工具。

她的身上穿着一身环卫工人的荧光色工作服,清秀的脸蛋因为天气冷双颊有些微红,一双杏眸下,是秀气的鼻子和浅粉色的唇瓣,长发简单的扎成着马尾。

如果只看她这张脸的话,会让人觉得就像是刚出校园的大学生似的。只是她的眼神,却并没有年轻人的那份朝气,反显得有些暮气沉沉。

今天她上夜班,刚才在环卫所里小憩,差点就错过了上班时间。

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,听到了有同事在看着手机新闻说着,“咦,萧子期和郝以梦要订婚了啊,郝以梦命真好,又是大明星,又是千金小姐,现在还嫁入同样的萧家豪门。”

凌依然的身子陡然一震,随即匆匆地走出了环卫所。

萧子期,郝以梦,这两个名字,对她来说,就像是刻了骨般的疼痛。

1月的夜晚,挺冷,凌依然握着扫走,清扫着路面。手上的骨头,又因为天气寒冷,而一阵阵的抽痛着。

忍一忍就过去了!凌依然在心中对自己说着,如今当环卫工的她,就连吃止痛药,都成了一种奢侈。

就在凌依然扫着马路的时候,突然,一辆法拉利停在了凌依然的面前。

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,凌依然的面色一白,认出了其中的男人。

是个富二代,当年她和萧子期在一起的时候,曾经对她动手动脚的,结果被她呵斥。

“原来是凌大律师啊?怎么在这里扫马路了?”孙腾扬明知故问地道。

一旁的女人嬉笑道,“就她还律师啊,还真稀奇!”

“你可别看不起这位凌大律师,她当年可还是萧子期萧少爷的女朋友呢!”孙腾扬一边说着,一边色眯眯地看着凌依然。

“你那位萧大少可是要和郝二小姐订婚,怎么样,要不就给我上一次,我给你的,可比你扫马路要赚得多得多。”

凌依然哪里会让对方得逞,拼命的闪躲着,可是孙腾扬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,直接把她压在了路边的墙上。

眼看着孙腾扬要对她不轨,凌依然抬起脚,朝着对方踢去,趁着对方吃痛拼命的逃开。

孙腾扬红了眼,哪里肯放过凌依然,直接在后面开着法拉利追着凌依然。

凌依然此时,已经跑到了另一边的马路。

但是奇怪的是,平时这里晚上明明应该是繁华的路段,但是此刻,却是清冷的要命,甚至都看不到任何的人影和车影。

简直......就像是空无一人似的。

凌依然被法拉利逼到墙角处,

孙腾扬下车正要朝着凌依然扑过来,此刻,却有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在寂静的夜色中,显得格外的清晰。

然后凌依然看到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。

他刘海几乎遮盖住了眼睛,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,身上穿着一身老式的已经泛旧的中山装。

“滚开,别坏了老子的好事!”孙腾扬呵斥着对方道。

男人的视线,懒洋洋的瞥向着孙腾扬,令得孙腾扬蓦地有着汗毛竖起的感觉。

那是充满着冰冷和死寂的眼神,就好像他在对方的身上,已经是一具死人了。

孙腾扬啐了一下,直接抡起拳头想要朝对方揍去。

结果下一瞬间,他整个人已经被人给踩在了脚下,一侧的脸庞紧贴着地面,无比的窝囊。

紧接着,凌依然只看到一场单方面的打斗,甚至可以称之为是一场完胜。

而在不远处路口的一个隐蔽角落,停着一辆车子。

车上的高琮明在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后,喃喃地祈祷道,“易爷可千万别发疯啊!”

要是一旦易爷发起疯来的话,那天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就算真弄出什么人命都不稀奇。

曾经,高琮明就见过一次易爷疯狂的模样,然后......他觉得自己这辈子,都不会想要再见第二次了。

今晚这条路明明已经封路了,谁知道这几个人和一辆法拉利会突然闯进这里,打扰了易爷的清净。

要知道,每年的这一天,易爷都会封了这整条马路,穿着老旧的衣服,一个人静静的呆着。

没人敢问这是为什么,就好像是一种禁忌似的。

即使高琮明在易瑾离身边已经跟了好几年了,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做?

而此刻,当高琮明看着自家BOSS直接拎起着那个有些微胖的男人还在揍的时候,高琮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阻拦一下。

就在这时,高琮明突然看到那个差点被侵犯的女人好像说了点什么,然后易爷竟然......停手了?!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