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男频 > 都市 > 入赘为夫
入赘为夫

入赘为夫

主角:暂无

状态:连载 时间:2021-08-17

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
穷小子入赘为夫,受尽了白眼和嘲笑,如今发现自己竟是富豪私生子,继承亿万财产。...
展开全部

001章 屈辱 嘲讽与背叛

南都,某爱心献血站的大厅里。

电视机里的一则新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:

“上个月,被人发现在别墅突发脑溢血身亡的南都首富赵成功,因为其家人都已经不在人世,也没有留下任何相关的遗嘱,找不到继承财产的人。于是,有关他所留下的千亿遗产以及那个庞当的商业帝国的继承问题,一时轰动全城,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,今天,我们演播室里特地请来了政法大学的两位法律方面的教授,参与交流和讨论......”

听到这里,大厅里的人们也是议论纷纷:

“哎,真是可惜啊,这赵成功还不到五十岁呢,就这么死了,白白留下了几千亿的财产,还真是有命赚,没命花啊!”

“对啊,谁说不是呢?听说赵成功这些年一直忙于工作,没结婚也没有孩子,亲戚朋友之间也很少来往,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,本来以为正值壮年,身体硬朗的很,却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......白白的留下了那么多的财富,真是可惜啊......哎,你们说,我要是赵成功的私生子该多好啊,这些钱就全都是我的了!”

“是啊,我要是姓赵该多好啊,好歹也能去冒充一下首富的亲戚,不说几千亿,混点零头也够我吃十辈子了!”

“哈哈哈哈,你们就不要做白日梦了,这种事情哪轮得到你啊?我听说啊,他们公司好几个副董正在蠢蠢欲动,预谋合伙瓜分股份呢!”

“哎,真是可怜啊,辛辛苦苦一辈子,呕心沥血打下来的江山有什么用啊?连个儿子都没有,最后都得给他人做嫁衣!”

......

而就在此时,一旁的办公室里,一个蓬头垢面,骨瘦如柴,眼窝深陷的男青年正在跟医生发生激烈的争执:

“医生,求求你,就再抽我一点血吧,我妹妹她要交学费,我还需要很多钱!”

“不行,你今天已经献血800毫升,达到上限了,要是再继续下去,你会出事的!”医生斩钉截铁的说。

“不不不,医生,你瞧,我的身体很强壮,绝对吃得消!你就再抽我一点血吧!”男青年拍着胸脯。

“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,我是治病救人的医生,不是杀人的刽子手,我要对你负责!”医生的语气更是坚持。

“可是,我真的很需要钱......两百毫升,要不然一百毫升也行啊,求求你了医生!”男青年手中攥着几张红艳艳的钞票,这是他今天献血刚得到的营养费,语气中充满了哀求。

“哎,真的不行啊小伙子,你看你嘴唇都开始发白了,还是别逞强了!这样,我私人再给你补一百块钱,你拿着回去买箱牛奶好好补补!”医生见状,语气中也充满了同情。

见对方如此坚持原则,男青年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起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出来的时候,赵宇正好听到了电视机里正在滚动播放的新闻报道,他不禁苦笑着叹了一口气,甚至有些嗤之以鼻,原因很简单,因为曾经,他也是个标准的富二代。

虽然算不上什么达官显贵,顶级豪门,好歹也能算得上是吃穿不愁,家底殷实,要不是多年前的变故,爸爸生意破产,酒后开车出了车祸身亡,妈妈殉情自杀,自己和妹妹也不用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啊。

赵宇现在还清楚的记得:上小学的时候,家里就是虎头奔接送,这可羡慕坏了周围的同学们,全都跟蜜蜂似的围着自己转,讨好自己,于是他就开始各种吃喝玩乐,也不好好念书,随便就混了个文凭,想着继承家里的公司,大学毕业后,就和现在的老婆夏鸥结了婚。

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没想到结婚还不到半年,家里就突遭变故,爸爸妈妈都不在人世后,妹妹还得了重病,地中海贫血症,也就是俗称的白血病,无奈之下,他只好找了岳母一家借钱。

本来岳父岳母就是看赵宇家里有钱,想攀上这个高枝,所以在赵宇家破产后,他们的态度也是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,开始处处看这个女婿不顺眼,到处排挤欺负他,最后还是妻子夏鸥看他可怜,出来帮忙求情说好话,加上赵宇下跪恳求,这才借到了钱。

不过这钱也不是白借的,岳母让赵宇打了欠条,一共是二十万,让他每个月的工资全部上缴用来还债,这也是为什么妹妹交不起学费,自己却无能为力,只能前来卖血的原因。

想到这里,赵宇忍不住又是一阵唏嘘,刚踏出献血站的大门,就在此时,他刚好就接到了来自妹妹王梦莎的电话。

“喂,哥,钱你筹的怎么样了,老师说,学校刚刚已经给我下了最后通牒,要是明天早上钱还交不上,我就不用再去了......”电话那头,女孩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
“莎莎,你就放心吧,我已经凑得八九不离十了,还差一千块钱,今晚之前,我绝对把钱凑齐了转给你!”见状,赵宇赶忙说道。

“可是哥,你每个月的工资不都上交了吗,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呀?你该不会又去求你岳母了吧?哥,当初我要是知道你给她下跪才借来的钱,那我宁愿不去治病!你在那个家已经受尽了白眼和委屈,真的没必要为了我再这样下去的,我就算是不念书出去打工,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受苦的!哥!”女孩急了。

“不不不,你误会了,我是找同事和朋友借的,你放心吧莎莎,你哥我就算是饿死穷死也绝对不会再求他们的,士可杀不可辱,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!”赵宇攥紧了拳头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!”

“嘻嘻嘻,哥哥真好!”电话那头露出了开心的神色。

“哥哥,我等会还要去图书馆,就不跟你说了,你记得凑好了钱给我转账哦,爱你哦!”

......

挂完电话后,赵宇长出了一口气,总算是把妹妹给应付过去了。

可是学费又该怎么办呢,学校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,要是再交不上钱,妹妹就要被退学了。

赵宇这两年可没少吃苦,全都是因为他没文化,以前仗着家里有钱,不学无术,整天吃喝玩乐,游手好闲,现在家境败落了,原先的乘龙快婿沦为了废物赘婿,被岳母一家嘲讽,受尽了白眼和欺负。

他苟且活着,忍辱负重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这个妹妹,他希望妹妹能够好好念书,出人头地,把复兴家族的目标,全部都寄托在了妹妹身上。

所以为了妹妹,无论需要自己做什么,赵宇拼了命都会去满足!

山穷水尽之下,赵宇只好低下头,放下了尊严和面子,来到了一处高档住宅小区,在一幢装修精美的小高层楼下,焦急的等待着。

这里正是他的岳母张彩凤家。

很快,绿树成荫的绿化道上便走来了一个打扮的青春靓丽的漂亮女生,白皙的腿踩着一双aj,配上白白的运动裤,皮肤很白,笑起来,眼睛弯月一般。

这女孩正是张彩凤的二女儿,也是夏露的妹妹,他的小姨子,夏露。

走到面前后,她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笑,可却是那种玩味,充满了嘲讽的笑容:“哟,姐夫,你又过来给妈上交工资啊?这个月发了多少钱啊?你看你这衬衫都穿的掉颜色了,要不然,我帮你给妈说说好话吧,这个月多给你点零用钱,让你买套好点的衣服啊?”

“不,不是,我还有一个礼拜才发工资......夏露,你妈在哪呢,我这次过来想找她,找她借点钱......”赵宇憋红了脸,咬牙切齿道。

赵宇知道自己文不能提笔,武不能上阵,一无是处,是个十足的窝囊废,

所以,他早就预想到,这一次前来要钱,肯定要遭受百般羞辱。

不过自己受点气,又能算得了什么?只要能让妹妹有钱继续念书,等她日后出人头地,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,自己这个哥哥也算是熬出头了。

毕竟妹妹曾经拉着他的手说过:“哥,等我以后赚了大钱,一定帮你离开那个鬼地方,给你钱,开公司,让你住大房子,实现你的理想!”

“什么,借钱?”夏露的嗓门明显提高了好几个分贝。

“那个什么,你放心吧,我,我可以打欠条的,我保证,我工资一发马上就还!”赵宇赶紧说道。

“呵呵,打欠条?赵宇,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?你是个什么东西,心里难道就没一点数吗?两年前的债,你还清了吗?二十万啊,要不是我们家,你妹妹早就病死了,还有脸活到今天?”

“你家破产后,你吃喝用的都是我们家的,连工作都是我妈帮你找的,怎么着,还不知足,还想借钱?简直可笑!”夏露双手抱在胸前,眼中露出了满满的嫌弃。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,毕竟是来借钱的,所以赵宇在听到了小姨子的那番侮辱后,还是选择了忍让,赶紧和和气气的说道:

“对对对,夏露,我知道我亏欠你们夏家很多,放心吧,在我有生之年,只有我还能动弹,就算当牛做马,我也一定会报答你们的!只是,我这次借钱是因为我妹妹......”

“两年前她病愈出院后,我带她来过家里吃饭,你们俩也见过的,她跟你一样大,这钱是拿来给她交学费的,她平时那么聪明懂事,学习成绩也很不错,将来肯定会很有出息的......对了,你跟她是一个学校,也是南都大学的,你们还是校友呢,所以你也一定很希望她能出人头地的,是吧?”

赵宇打出了感情牌,说这话的时候,他心想:一个学校的校友,有困难了理应是出手帮忙的吧?如果夏露答应帮忙了,以她在家里受宠的地位,只要她简单的言语几句,那岳母就一定会出这笔钱的,到时候妹妹的学费就有着落了!

可没想到,这话却像针一样,刺痛了夏露,“赵宇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是在讽刺我成绩差,以后没出息了是吧?对对对,就你这个妹妹出人头地,以后有本事行了吧!”

“整天把你妹妹放在嘴边念叨着,烦不烦啊!我都听你说了两年了,耳朵都起茧子了!”

效果适得其反,夏露竟变得有些恼火了。

见状,赵宇又赶忙解释: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并没有贬低你的意思,夏露,你听我给你解释啊,我只是......”

可话还没说完,就被夏露伶牙俐齿的反击给打断了:

“对对对,就你妹妹牛,就她成绩好,我不学无术行了吧?你不用再解释了!”

“哎,对了啊,赵宇,你不一直说你妹妹学习好,以后可以出人头地,光宗耀祖的吗,那她的名字我怎么从来没在学校前一百的名单上见过啊?”

“我看啊,她根本就是骗你的,说不定拿了你的钱出去鬼混的,还交学费,呵呵,天大的笑话吧,恐怕也就只有你这种傻子会上当了!”

“还有,你妹妹我后来在学校里也见过一次,就她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,我看啊,难成大器,还是别让她念书了,不然就是把钱往水里扔,一点用都没有!”

......

“够了,别再说了!”赵宇听不下去了。

“哟,怎么了?说你两句还急眼了,怎么了,难道不是吗?当初要不是我妈借钱,你妹妹早就病死了!没想到你们兄妹俩非但不知道报恩,反而还变本加厉,想继续骗我们家的钱是吧?呵呵,果然啊,这没爹没妈的孩子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,你对他怎么好都没用!”

前面那些话他都能忍,无论小姨子怎么侮辱自己都可以,但是唯独就是不能侮辱自己的父母!

那段记忆,可这是赵宇心中永远的伤疤!

“我不许你这样说我爸妈!”赵宇吼道。

他猛推了一把夏露,愤怒的将她给推倒在了地上,然后转身就往小区门口跑。

“你,你,你给我等着!赵宇你胆大了是吧,竟然还敢推我,我等下就告诉我妈,看她怎么收拾你!还想要钱,呵呵,做梦吧!”身后的夏露一屁股坐在地上,骂骂咧咧。

跑出小区门口的时候,恰好就看到岳母张彩凤提着一个菜篮子经过,那眼神死死的盯着赵宇,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头。

当时赵宇赶紧就加速逃离了现场,他早已被吓得脸色惨白,他知道自己完了,这夏露肯定会在岳母面前说自己的坏话,冷静下来后,虽然刚刚推的那一下挺痛快的,这么多年了,心里憋着的怒火终于发泄出来了,可是,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,剩下的一千块钱又该怎么办呢?

赵宇想起自己这些年所受的委屈,小姨子的那番话更是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,要是爸爸妈妈还在的话,这一千块钱根本不是问题吧,不管多穷多困难,谁家的父母不疼孩子呢?

自己跟妹妹也不用受这份委屈啊!

想着想着,赵宇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。

可就在这时候,妹妹王梦莎的电话又来了。

赵宇赶紧擦了一把眼泪,笑着接听:“喂,莎莎呀,钱的事情你放心,我已经想到办法了,等会绝对给你!”

可是话说完后,电话那头的王梦莎并没有回复,反倒是播放了一段录音。

听声音是王梦莎和寝室里的女生在聊天,应该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偷录下来的:

“哎,莎莎啊,这LV春季最新款的包包明天就要出了,你钱凑够了没有啊,今晚12点可要准时抢购,手慢无啊!”一个女同学说。

“哎,刚还了信用卡,哪还有钱啊,我东拼西凑还差五千块。”王梦莎叹了口气。

“啊,那可怎么办啊,这款包包咱们可等了大半年啊,错过了这次你就要等明年春天了,那多可惜啊!”

“谁说不是呢,等了那么久,我肯定要买啊!哈哈,其实我早就想到办法了,我给我哥说我要交学费,五千块钱,再不给明天学校就不给我念了,哈哈哈,这个傻子,竟然还真的相信了,他说今晚之前绝对给我送来,等会我再打电话催催他,装装可怜,这钱啊,绝对可以要来!”

电话那头,传来了王梦莎的笑声。

......

轰隆一声,有如五雷轰顶,听到这,手机砰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,赵宇简直都要疯了。

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处了那么多年,全心全意付出的妹妹会说出那种话,为了她,不惜四处借钱、网贷,自己不要命的跑去卖血,委曲求全,甚至回到了那个一直歧视自己的家,被小姨子百般羞辱,尊严尽失,这一切都是为了她!

没想到,到头来,换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......

心,都要碎了。

连自己最深爱的妹妹都这样,活下去,还有未来吗?

原以为自己忍辱负重下去,给妹妹一个好的未来,让她出人头地,重新振兴家族,可如今这一个希望也破灭了。

难道穷,就有原罪吗,没钱真的就应该被人给处处排挤轻视吗?

他感觉这个世界已经把自己给抛弃了,一个能说得上话,关心自己的人都没有了,甚至,处在了崩溃的边缘,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了。

这一刻,他甚至想到了自杀......

可就在此时,叮铃铃,电话又一次响起了。

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。

赵宇犹豫了半天,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着,最终他还是选择接起了这个电话。

“喂,您好,请问是赵宇先生吗?我这里是献血站,半小时前,是您来献了800毫升的血是吗?”

“嗯,对,没错。”

随即,电话那头就换了一个人,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,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激动:

“少爷,我可终于找到你了啊,根据DNA检测,你居然就是董事长失散多年的私生子啊!”

“私生子?谁,什么?董事长,什么董事长?”

“就是赵成功啊!”

我靠!听到这,赵宇张大了嘴巴:赵成功,不就是电视上报道的那个突然去世,留下千亿遗产却没人继承的首富吗?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